<form id="vxhd5"><nobr id="vxhd5"></nobr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vxhd5"><listing id="vxhd5"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<thead id="vxhd5"><var id="vxhd5"><output id="vxhd5"></output></var></thead>

          三十五載育桃李,嚴慈相濟溢芬芳——記第三屆“最美輕大人”稱號獲得者、材料與化學工程學院教師孫雨安

          供稿單位: 編輯發布:宣傳部 日期: 2020-12-10

          編者按:三十五年風霜染白了他的鬢角,絲絲縷縷訴說著大愛至臻的艱辛。他始終堅守教育是個良心活,他用拳拳愛心安頓了躁動的學生,用片片真情挽留住漂泊的靈魂。他清楚地記得帶過的每一個學生的名字,他是學生口中的“孫爸”。他就是我校第三屆“最美輕大人”稱號獲得者、材料與化學工程學院教師孫雨安教授,讓我們一起聆聽他的“最美故事”吧!


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三十五載育桃李,嚴慈相濟溢芬芳

          講述人:孫雨安

          大家好,我是材料與化學工程學院教師孫雨安,下面我來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。

          1985年夏天,21歲的我從河南師范大學化學系畢業,走進鄭州輕工業學院的大門,成為應用化學系一名普通教師。一轉眼已過去了35年,我從當年的毛頭小伙子,變成了鬢染秋霜的老教師。歲月改變的是容顏,不變的是我教書育人的初心。

          去年四月,我的學生帶著他的孩子來找我,說孩子叛逆、愛打游戲,讓我教育教育他的孩子。我和這個十三歲的男孩子談了一個下午,臨走時孩子對我說,“謝謝爺爺”!

          這聲謝謝,讓我很感動,也讓我想起從教35年來的點點滴滴。35年來,每年學期初,我堅持召開“時間去哪了”主題班會,幫學生算一算在輕大的“時間帳”,督促學生做好學業規劃,不虛度大學時光;每年畢業季,我都會逐字逐句的修改學生的簡歷。35年來,我無數次走進宿舍,看到學生在玩游戲,我毫不猶豫的直接“借走”學生的鼠標和鍵盤甚至是硬盤,寄到學生家里。給學生家長致電,溝通學生在校期間的學習生活表現。家長感動地說:“孫老師,孩子以前也愛玩游戲,我們都管不住,還是您有辦法,孩子交給您,我們放心?!睕]有了游戲時間,學生可以把更多的時間用在實踐上。

          85級學生周林生在30年畢業聚會上說:“上學時學的知識有些淡忘了,但孫老師手把手教的實驗規范已經成了我的條件反射,孫老師的嚴格教育是我人生的寶貴財富,讓我受益終身?!?/span>是的,每學期的第一堂課,我都會給學生“約法三章”,凡是我的實驗課不按標準規范操作的,都要被我“請”出實驗室,這種“換位思考”法,培養了學生的動手操作能力和良好的學習習慣。有同事開玩笑說,看見實驗室門口站了一排學生,就知道是我的實驗課。

          00級學生林巧勝說,“無論是在工作、學習、還是生活中,孫老師就是我們大家的聚寶盆?!辈诲e,我有歷屆班級的微信、QQ群資源,了解很多學生的情況。這么多年了,遇到我解答不了的問題時,我就傳給其他學生幫忙解決。我的電腦里有每屆學生的畢業合影,畢業證書和學位證書掃描件。遇到同學們著急用證書時,我便第一時間傳給學生。久而久之,應化校友中流傳著一句話“有事找孫老師”!

          三十多年的從教經歷里,有學生掛科之后求我“網開一面”,但我從來都沒有開過“后門”。我告訴學生,“成績是你自己寫的,沒有捷徑可以走”,“教師就像一把尺子,如果我們彎了,那學生怎么能行得正、走得直?!?/span>

          有同事問我,“你不是班主任,也不是輔導員,管那么多干嘛?”我說,“教育是個良心活。一個學生只是班級的幾十分之一,學校的兩萬分之一,卻是一個家庭的百分之百。做老師的要對得起學生、家長。這是我做教師的本分,卻收獲了學生們對我最真摯的情感--“記我一輩子”。

          再過幾年,我就要退休了,我希望我的故事能給年輕教師一點啟發,衷心希望,我們的輕工業大學、我們的家明天越來越好!

          我的故事就講到這里,感謝大家的聆聽。(通訊員:孫雨安、劉欣)



          北京快3助手